• <th id="ukh70"><track id="ukh70"></track></th><span id="ukh70"><pre id="ukh70"></pre></span>
    <rp id="ukh70"></rp>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学校乡镇 >> 泸县一中 >> 内容

    校园作品 [精选]

    时间:2009-10-12 10:34:44 点击:

      核心提示:泸县一中校园作品精选遥寄牵牛织女(外一首)[泸县一中大水河文学社]罗顺涛隔着银河 你们默默守望了千万年 彼此的情意 没有丝毫的改变迁感动得满天的精灵 都为你们点亮闪烁的灯盏你们默默守望着 隔着银河而银河群星分明是你们 绕膝的成群小儿女啊 看——他们正眨巴着快乐的双眸 跟着你们看灯展天终于放晴了么我把...

     

    泸县一中

    校园作品精选

     

     

    遥寄牵牛织女(外一首)

    [泸县一中大水河文学社]罗顺涛

     

    隔着银河

    你们默默守望了千万年

    彼此的情意

    没有丝毫的改变迁

    感动得满天的精灵

    都为你们点亮闪烁的灯盏

     

    你们默默守望着

    隔着银河

    而银河群星分明是你们

    绕膝的成群小儿女啊

    看——

    他们正眨巴着快乐的双眸

    跟着你们看灯展

     

         天终于放晴了么

    我把太阳  抓出云端

    彻照地表满目凄伤的阴寒

    我把阳光  做成彩线

    拴捆猎猎秋风里逃逸的思念

     

    我对着明媚和温暖

    放声大笑

    寂寞  躲到别处

    哭红了眼

            原载:《泸州文艺》2009年第2]

     

     ======================================

     

    坚强才能挺起脊梁

    ——寄圆明园

    [泸县一中高201128班] 钟国庆

     

    当年,英法联军侵入圆明园,掠夺宝物,又纵火焚烧……当国人沉浸于哭泣里,时间寂静着、悲痛着。

    被烈火焚烧,把斗志点亮;以眼泪浇灌,把希望播种。几千年的文明并非一日的崛起,一把大火烧掉了我一家园林,却烧不掉我们国度的文明和坚强。

    地球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们的心灵。我们广袤心灵要遗弃哀伤放下悲痛,才能挺起民族的脊梁……

    可是,惜别圆明园时,挂在心头的一丝丝疼痛依旧清晰。当看见圆明园上空那一朵朵云霞,依然会想起往昔那的悲伤?我泪眼朦胧。

    悲伤不能改变历史,却能激励未来。泪水永远为弱者准备,惟独坚强才能把希望点亮。

    我们祖国已强大。圆明园!你再度的辉煌,不会再遭受强盗的烧杀掠抢。

    原载:《泸州文艺》2009年第2]

     ========================================

     

     [泸县一中高201013班] 刘珊

    雨前,你叮嘱我

    ——带好雨伞!

    雨中,你关心我

    ——别淋湿了!

    雨停,你托人捎信给我

    ——要爱惜身体!

    哦,母亲!

    这只是一个平凡的雨天。

            原载:《泸州文艺》2009年第2]

    =========================================

     

    青春·活力·梦想

    [泸县一中(高一)22班] 曾小霞

     

    高中——梦幻班的人生阶段。踏着成长的节拍,伴着青春的旋律,怀揣着成长的梦想,谁不希望自己迈出欢快而矫健的步伐?谁不愿意让高中时代成为一段亮丽的人生呢?

    每一个人都是一粒种子,一朵小花。种子的萌芽,是在强大自信心的驱使下,将自己的理想执着地伸向未知的天空;小花的独特魅力是为了在万紫千红的百花丛中显现,装点色彩斑斓的春天。我们在成长中,总能得到大自然的启迪。只要有梦想,就会有飞翔的翅膀。青春就是资本,年轻就是力量。

    如果你不能成为一株大树,就作一丛灌木;如果你不能成为一丛灌木,就作一棵小草。爱自己,不要因为自己的渺小而低估自己,更不要因为自己一时的过错而厌弃自己。青春就是活力,自信就是骄傲。

    青春,让你普通的装束平添韵味,令你更加光彩夺目。遥望蓝天,多想自己是只雄鹰,能自由自在地飞翔,飞得更高、更远,实现自己的梦想。

    同学们,把你们的才华尽情地展现吧!你们有青春、有活力、有自信和梦想,你们一定会成功!

     原载:《泸州文艺》2009年第2]

     

    ==============================================

     

    公里园有一座陵园

    [四川省泸县一中]毛宏

     

           到宜宾求学那一段日子,生性懒惰,很少把脚迈出校门,对宜宾也就知之甚少。一日下午,同寝室一密友摇醒酣睡中的我:“走,去江北公园逛逛。”

           一路上,作为地主的他颇有“中流击水”的豪情,向我盛赞这古老而又充满着希望的故乡城市,夸耀着我素末谋面的江北公园,讲述公园涓涓不息的“流觞曲水”,讲述里面千年神韵的黄庭坚。

           百闻不如一见。的确,流觞曲水,源不知何处,终不知何方。面对清澈缓行的流水,难免不使人遥想当年的培翁与友人们如何把酒临风吟诗作赋,逍遥人生。

           已是深秋,我和密友沿着铺满落叶的水泥路漫步。天凉,寒气有些刺骨。

          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一灰青色的牌楼。顿时,浑身有一种莫名的神圣。紧步上前,抬头看,上面横书“革命烈士陵园”,凝重就一刹那涌上了心头。

           陵园最前边的是巍峨壮美、直刺阴沉苍穹的纪念碑。在深褐色的碑基上,暗黄的“死难烈士万岁”几个大字逼人眼目。“人民英雄永垂不朽”闪烁在碑身,让人仰视。碑的背面是一个个远离了我们的革命烈士英名录:李硕勋、赵一曼(女)、孙炳文、袁海杨……

           纪念碑的后方,是一幕幕磨得异常平滑的青石,领袖、伟人们的一段段充满感情、充满哀思、充满尊敬的题字镌刻在上面。那是对死难革命烈士者最好的评价、最好的赞誉。历史明鉴,只有他们才受之无愧。

           上一台阶,是两排排列整齐的坟莹。我正要一一审视,一瞥眼,看见右侧有一位背已驼的老者。他两鬓斑白,如一尊经历沧桑的石雕,静静定立在坟莹前。轻轻走过去同老人聊述,很快,他脑海中积聚多年的关于这座陵园的记忆从口中奔涌而出……

           心在狂跳,血在燃烧。在我眼前的每一抔黄土都埋藏着一个甚至更多的悲壮故事;每一个小小的坟莹都怀抱了一个不愧人生的魂灵;每触及一块洁白的大理石墓碑,我的心都会震颤不已。

           “不管是战争年代,还是在解放以后,他们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他们大多静静地走了,有的竟然连遗体都没有找到,唉!……”老人一阵沉默。

           陵园前边的湖中,情侣恋人、父子母女,船桨轻荡,笑语盈盈,其乐融融。

           “按说我们是不应该忘记他们的,但是……”老人一下子激动起来,声音微颤:“每年只是在清明那几天,才有些人来到这陵园,平常这儿是见不到几个人的!”老人哆嗦着,伸出抖动的手抚着冷冷的墓碑。我发现老人眼中有泪花闪动,是愤懑、是愧疚、还是……

           的确,这里偌大一个陵园,除了我和密友、老者,再不见任何人踪迹。这里委实太寂静了,寂静得有点凄凉的味道,凄凉得有些寒冷,寒冷得让人感觉出了丝丝残忍。

          烈士们的热血,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烈士们用宝贵的生命,换取来今天美好的生活。青山有幸埋忠骨,当年栽种的紫玉兰树已经高大参天,松柏林在秋冬之际依旧繁茂。是它们,用虔诚的心灵相伴相依着这些长眠的魂灵。

           夜开始缓缓降临。市区的高楼,已有灯火闪烁。

           那里的喧嚣、繁华同陵园里的苍然、肃穆似乎和谐相融,又似乎有些格格不入。整个城市即将进入夜的温馨,而烈士陵园却又得迎接一个寂静的长夜。

           告别陵园,我刚迈出步,可好似又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我扭转了头,将我的眼光硬生生地牵扯到洁白的大理石墓碑上:杨飞,江苏省人,1950年征粮剿匪斗争中牺牲;曹昌,宜宾南溪县人,1974年保卫国家财产牺牲;凌生强,1988年云南老山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

           记住这些名字吧!我们不仅应该把他们刻在墓碑、印入史书,作为有良知的生者,我们最重要的是把他们铭记在心中,直至永远。

     

    原载:《泸州文艺》2009年第1]

    ==============================================

     

    小妇人詹三

     

    [四川省泸县一中 ]罗顺涛

     

        “詹三是个好女人!韦美女告诉我们说。
        “
    当然,她眼大肚皮小……”詹三高兴地回应。
       
    见我瞪大了眼睛打量她的眼睛,詹三忙改口说:她眼小肚皮大……”
       
    我只好再审视她的腹部:你的肚皮大吗?
        “
    是啊,我每顿吃五碗饭呢!

        自然,詹三是个好女人,这从她谈论自己老公和儿子时的幸福表情就可以得而知之,以致于贪花的贵花也只能望詹兴叹:我们只好打打嘴巴牙祭。爱打嘴巴牙祭的何止贵花,除阿杜那只辉色狼外,语文组的甚至非语文组的骚客们谁敢赌咒自己没有在可爱的小妇人詹三面前诉说过许多半真半假的想法呢?
       
    好在我们的詹三非常大方,她不会娇滴滴地骂我们屁蚊儿,那是阿芳的专利;她也不会甜甜地叫一声涛哥,那是韦美女和宋美女们的特权;她更不会半嗔半怒地叫一声泼烦,那是刘小艳的绝招;她还不会深情地瞪你一眼,伤心可怜地来一哎呀,那是前儿媳妇的看家本领。詹三的爸爸和她老公的岳母到玄滩去了,她独守空闺,涛哥总会及时地关心:詹三,你一个人怕不怕?”“不怕!詹三总是很肯定地回答。……你,寂不寂寞呢?”“你不就是想说要来陪我吗?詹三响亮的声音能够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于是涛哥心满意足地哑口无言黯然神伤了。
       
    独守空闺的詹三老是劝张鉴不要抢着买单:大家一起吃饭,你一个人那么大方干什么?于是张鉴不久便被涛妹儿勾走,不再抢着为我们付钱,而每次我们吃完饭叫(兵兵的)媳妇儿时,却总被吃饭速度最慢的詹三抢了先。因此,我们只好时常地感谢詹三:谢谢您招待我们吃肉!谢谢你的肥肠!……”詹三一高兴,就请爱那么几杯的涛哥去家里喝葡萄酒——“我老公亲自酿的,詹三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味道巴适得不摆了!呵呵,味道的确好极了,那可是涛哥至今喝过的最昂贵的葡萄酒啊。
       
    吃过晚饭,买了单的詹三便约我们一起逛马路,有时也会叫另一个小妇人阿芳出来同乐。涛哥也愿意跟着,因为喜欢看詹三一跳一跳的走路,那快乐的窈窕身影对男人是一种诱惑。你看一路上嘴巴停不住的,不是詹三是谁。伊说到有个同学爱显宝,参加歌咏比赛唱走在家乡的小路上,便情不自禁地唱起来,配之以手舞足蹈,宛若幼儿园的小女儿回家。说着说着,伊又谈起高中晚自习的趣闻,比划了一个超级夸张的太极姿势,将韦美女逗得笑岔了气。
       
    詹三的快乐在教室里可能遇到了麻烦,最近总是叹气:这十八班的学生不来气,怎么办嘛?从她幽幽的口气中,我们都能听出她对学生的关爱与对成绩的在乎。不过,吃饭最慢的詹三还是那么风风火火,一早上就弄了两套习题——上课用的,学生们不用紧张。上一年最爱到年级办公室备课的兼职教师,也是非詹三莫属,为这,贵花经常说他心不在焉。
    而今,詹三和其他的美女都升入高二了,只把涛哥孤零零地扔在了高一(张鉴自然有人陪)。好在她了解涛哥的寂寞,吃饭时总和涛哥黏在一起,弄得贵花好几次对涛哥侧目而视,而了解涛哥和詹三的,可能是韦美女了。

    来,我帮你舀饭!詹三乐滋滋地拿过我的碗盛饭去了。
        “
    詹三是个好女人!韦美女感叹说。
        “
    别老这样说嘛,我会伤心的。我说。
        “
    为什么呢?
        “
    因为她不是我的女人!

     

    [原载:《泸州文艺》2008年第4]

     

     ==============================================

     

     

     

    梦想文学

     

    [四川省泸县一中]何淑清

     

    许多人的文学梦被抛却在荒漠里,秋天过了一个又一个,而文学地里依然没有结出硕果。正如岁月之河匆匆流过,许多事都来不及注目和品味就被抛却在一些无名的滩头。

    我很小时便喜欢上了读书。不管是中国名著还是外国小说,我就如高尔基说的如一个饥汉扑在面包上一样,囫囵吞枣地啃着一本本大部头小说。是书开启了我封闭的心灵,犹如在我面前推开了一扇扇窗户,使我看到了另一个美好的世界,于是便飘飘然地做起文学梦。然而成功不会轻意垂青任何一个人,成功的路上总会有重重关卡考验你。和许多第一次投稿的人一样,我的第一篇稿件寄出去后便如石沉大海,音讯全无,是信念和梦想支撑我走过一个又一个失败。

    经历过无数次失败之后我的心反倒平静了下来,渐渐明了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道理。一篇好的文章不是刻意写出来的,那是对生活的感悟,当一点一滴的汇聚慢慢成为情感的洪流时,便决堤而出。不细心品察、积累,又怎能恼怒成功不光顾自己的门槛呢?我知道只要坚定信念,才能滋养生命的意志,展示生命的魅力。有了信念,生命才有沸腾的血液,人生才有坚定的步伐。

    用笔记录成长是馈赠给岁月最好的礼物。成长的历程本多艰辛,惟有心不沉沦、心不褪色,我们的笔头才不会荒芜。用心聆听成长,用笔触摸灿阳,握住自己的理想,我们的文学梦就不再是梦。

     

    [原载:《泸州文艺》2008年第3]

     

    ===================================================

     

     

    大难当前

     

    [四川省泸县一中高201011班]张睿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抗震救灾,献我力量,与子同累!

    岂曰无食?与子同羹。抗震救灾,献我热血,与子同苦!

    岂曰无住?与子同帐。抗震救灾,献我生命,与子同战!

    岂曰无亲?与子同戚。抗震救灾,献我挚爱,与子同心!

     

    [原载:《泸州文艺》2008年第3]

     

     

    ==============================================

     

     

     

    我想遗忘的青春

     

    [四川省泸县一中高201020]钱兴

     

    都说十六七岁是雨季,我还觉得它阴霾弥漫。

    在来泸县一中之前,我在另一个县城读了两年高中。那两年是一段我不愿意再提起的过去,那是青春最晦涩最迷惘的曾经。那期间,我迷惘,有哭,有笑,有痛,有眼泪。

    那期间,我们经常进出灯红酒绿的场所。在红绿闪光灯的交错之下,在墨绿的瓶口与朱红的嘴唇之间,酒与口水亲吻;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我自甘的颓废,迷失了自我,承认了堕落。

    上课期间,就算到了教室,除了睡觉、看小说、讲话,记忆中似乎从没有认真地听过一节课。每一次在老师面前铿锵有力地说着一定不会有下次了,但转身之后,那些诺言都飞出了九重云霄。我,继续堕落。

    学校的领导我几乎都已认识:年级组长,教务主任,德育主任,副校长……他们都给我上过让人记忆深刻的政治课,但我似乎健忘,很快就把它们都忘了。

    为了不上新闻课,我选择了学习书法;为了不上书法课,我选择了旷课。

    行动似乎逾越了理智与大脑商量的时间,很多事情还没有经过大脑我就做了,也因此吃亏不少。

    同学、朋友们都说我的生活过得潇洒快活、自由自在,但我心里的苦处、伤痛,能有几人知晓?好多次我,一个人偷偷地在无人的角落里擦拭泪水。我曾经也有过努力,换了座位和班长一起坐,希望近朱者赤。但三分钟的热情,几近为零的意志力和别人的诱惑让我的努力以失败收场。我再一次放弃了。可能我真的不是读书的料,我有梦想,但梦想随着这一切消逝在我的空间。

    那期间,我像是一个误入迷宫的人,忘记了来时的路,找不到出去的路口,凭着感觉乱走乱撞,结果我越迷惘。后来,转学成了我的指路标,离开了那个令我今日伤心的学校,告别了诱惑,到了泸县一中这个新环境。

    那是一个清晨,踏着朝阳和露珠,我一路阳光来到了新学校。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我也将会是一个崭新的我。我要用两年的时间来改变自己,因为我相信,命不由天定,由我自己来掌握。

    我为自己那堕落的青春而悔恨,它原本应像鲜花一样绽放。但生活就是这样,不会因为我的悔恨而将时间逆转。我以后再也不会将那段时光忆起,要用一把没有钥匙的锁,将它锁在记忆的最深处。我也不会再为那段时光流泪。在夏天这个季节里让它像冰一样被阳光融化,然后蒸发。

     

    [原载:《泸州文艺》2008年第3]

     

     

    ===================================================

     

    雨不逢时

     

    [四川省泸县一中高201011班]任秋悦

     

    惊雷闪电齐作威,万里天穹一片灰。

    雨链自天连连坠,阻吾思绪难回归。

     

    [原载:《泸州文艺》2008年第3]

     

     

    ==============================================

     

     

     

    (小说)

     

     [四川省泸县一中初065] 何若愚

     

    20039月,木棉来到了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木棉讨厌那种看似鲜活、实质沉闷的让人窒息的气味,但却喜欢那在迷幻中被撕扯的生活。

                     

    开学的第一天,木棉没有迟到,按他自己的话说是:好比一个飘飘美发的尼姑津津有味地吃烤肉。

    开学典礼上,木棉看见了校长,有点秃顶,满脸油光,看上去还喝了很多酒,说话有点东拉西扯的。也难怪,那些差等生的父母为了让子成龙、让女成凤,下了不少功夫嘛。木棉在心里嘲讽。木棉听见校长在台上自豪地说:今年我校又有两名同学考上北大……”好像一个村长对村民说:乡亲们哪,今年我们村又有俩娃考上了高中。

    这个学校的分班方式很特别,就是让学生一一到分班老师的面前回答问题(其实就是让你钻他下的套!木棉心里嘀咕),再视你的答案把你送到各班。

    轮到木棉时,分班老师的眼神稍有惊讶,但鄙夷之色马上就毫不掩饰地暴露无遗。也难怪,那天木棉穿了一件180型号的衬衫(木棉只有1 65,毕竟才十三岁),衬衫的衣领、两袖和下摆都长长大耷拉着;下面穿一条跳街舞的牛仔裤,还把皮带长长地露了一截出来;没戴帽子,头发一根根杵在那里张牙舞爪,阳光下还微微泛着染过的暗蓝色痕迹。一个问题也没问,木棉就被分到了六班。据说那是个提高班,明白点,就是下三烂班,从弱智到流氓,什么货色都有。

    班主任是一个看不出年龄的妇女,不是说年轻,而是因为过度的疲惫让她十分苍老。当木棉穿着那身可以算作猥琐的装束被带上讲台的时候,他轻藐地一笑,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表情,面对台下那群世俗众生。

     

    木棉出身在知识分子家庭。这对别人甚至可以说是很幸福,但对木棉来说很不幸,因为这意味着他不得不为一些自己毫不在乎的东西而奋斗,比如——考试成绩。所幸,木棉的父母也不算刻薄,因此木棉的成绩一直游离在年级前三至三十名之间。这对别人可以说相当好了,但对木棉来说也不算什么,毕竟这不是他的全部实力,而他也没有把实力发挥出来的欲望,因为他不在乎这些东西。

    这天,木棉的妈妈又把木棉叫到跟前,准备跟他讲讲新学期是不是该改改自己,但想了很久,看着儿子在面前不安分地左摇右摆,终于没说出口,这孩子从小就特立独行,木棉的妈妈叹口气想。有时候她又想,如果自己只生下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孩子,爱说老师好,星期天去学钢琴,平时撒撒娇——而不像面前这个……怎么说呢,木棉妈妈很难找一个现存的词形容自己的儿子,姑且就说难对付的儿子——又会怎样?但她想象不出来,木棉已在她和木棉爸爸的心里深深扎根。

    有时,木棉父母会对木棉的行为很不满,比如木棉对一切的毫不在乎。所幸的是,毫不在乎不包括亲情。又因为,木棉父母的思想可以说十分开放,因此,木棉与父母有一种渐成的形式:父母让木棉考虑前途,木棉对父母提出的建议以不抱任何成见的方式反省。

    虽然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但木棉却在这种环境下成长了起来,当然在世俗的眼光中,木棉不算好儿童。

     

    一天,一个男生挑衅木棉,因为木棉用冷笑的目光望了他一眼。

    那个男生于是带了一大帮子人来找木棉。

    木棉一下子联想起了小学二年级时一个小朋友哭丧着脸去找老师告他的状的情景,只不过面前这个男生的脸上还带着自以为成熟的丑陋的微笑,就如美国大兵牵着狼狗凌虐伊拉克战俘时脸上挂着的狞笑。

    多么无耻。傻×

    于是,木棉拿起一条板凳,掰下铁做的凳腿,冷笑着、优雅地、毫不犹豫地砸了下去。

    鲜血绽放了一地,如鬼魅般的绚丽。木棉把凳子腿儿一丢,微笑着走开了,仿佛一切与他不相关。

    之后,木棉理所当然进了办公室。

    班主任直冒冷汗,心神不宁,而面对她的木棉反而像个没事人一般,好像是班主任打了人。也难怪,据说被打那人是校长的侄子。虽然知道班主任这种反应有一部分因素来自于她工资本上少了奖金,木棉还是因为让本就十分疲惫的老师又添不安而感到有点愧疚。

    过了许久,班主任定了定神,开始审问:

    说说经过吧。

    他找人打我,所以我打了他。

    他为什么找人打你?

    我望了他一眼。

    “……为什么不告诉老师?

    不想。

    不想?不想!?……能为你的行为找个辩护的理由吗?

    没什么,好玩罢了。

    好玩!?这…………简直太荒谬了!

    一个周后,木棉在雨中看着黑板上木棉  打人致伤  记大过处分“×××   被打致伤   学校赔款两行字冷笑了一节课,笑着笑着,就有东西从眼里掉了出来,不是眼屎,也不是隐形眼镜。

     

    木棉与普通的叛逆学生不同的还有一点就是:木棉体育不好,甚至不会打篮球。木棉喜欢文学和艺术,喜欢那种藏于几行字下或几笔水彩中的隐约的欢乐、忧伤……还有孤独,而不是为了女生的叫声在烈日下摆  pose的篮球。

    如果碰上体育课,木棉大多会去和农村孩子打乒乓,反正也得磨时间,比起恶心的篮球,朴实的乒乓反而会更好。

    然后,打乒乓的木棉会暗暗嘲笑像乒乓一样从一边跑到另一边,从不满到满足来回奔跑的叫做人类的动物。

                    

    半夜,木棉从他迷茫的梦中醒来,拉开窗帘,外面正下着雨,让整个世界弥漫在灰蒙蒙夜色之中。

     “我是阳光里的黑暗,我也是黑暗里的阳光。在天使与魔鬼之间,在升华与堕落之间,在傲世的森林里,我就如一只精灵,舞动着布满伤痕的翅膀。木棉想。

     

    [原载:《泸州文艺》2008年第1]

     

     

    ===================================================

     

     

    我的谭先生

     

    〔四川省泸县一中〕何淑清

     

    要叫平生不得志而一脸苦相的我说别人一句好话,除非你能从蚊子腹内取出半斤油,从鹭鸶腿下劈出一斤肉。但六年了,脑中总有一个人物的相貌举止时隐时显,挥也不去赶也不尽,偶尔还一点灵犀,使我或若有所得,或大彻大悟。

    这个人物姓谭,是我在大学读书时候的写作老师。

    谭老师喜欢学生呼他先生而非老师。起初我们心中想叫先生,但从口里出来的仍是老师,直至一个活泼顽皮的同学胆颤颤地称了他一回先生,他也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声之后,我们也就先生长、先生短地没完没了地叫,吐音清脆悦耳。

    先生刚过而立之年,但严重秃顶,有限的几根头发呈现灰白的色彩,大概是自己觉得无法与饱满油亮的印堂相媲美,所以自惭形秽地向后脑勺集中,但沿途有条不紊,又似有急流勇退之势。

    虽然先生与我们亲密无间,但他惜字如金,从不轻易吐一言发一话,惟恐多说一个字就会有损他早已树立并且巩固无比的金口玉言的形象,所以我们相处的大多默然相对。然而在你不经意间,他却一张嘴,一定字字如珠玑落玉般,令人捧腹令人皱眉令人三日不知肉滋味。先生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搞创作又教写作,所以他常常在课堂上说:作者要想人之所未想,作品要言人之所未言。当我小试牛刀搜肠刮肚地完成一篇洋洋洒洒的小说提请先生修改时,先生只对我说了一句话:生活就如一盘菜,创作不是将已有的调料放入菜里,而是要自己去配制新品种的调料。从此以后,我摒弃了勉强写作的陋习,凡发一言动一笔必先得有自己独特的感受,自然也尝了情有独钟的妙处,三两篇情真真意切切的小方块文章不是博得同学的喝彩便是得到老师的首肯。飘飘然正得意非凡之时,先生又对我说话了:笔杆儿如鞋匠的锥,运用多时,会渐渐尖锐得像一根刺绣用的针。聪明但还没有绝的我顿时便悟到了先生的意思,他是说不但要抒独到之情发独到之慨,还应该多写多练呢!在先生的谆谆诱导之下,日子久了,我们班竞出了几个小小的作家,在市级刊物得奖,在省级刊物登载,往国家级刊物锲而不舍地投稿,为班级扬了威为学校扬了名,先生也得了一个市级劳模的光荣称号。先生乐得咧嘴龇牙,而漏出嘴巴的却是一句:没想到一个不留神就做了一回全市人民的榜样!

    文学上算有几个怪才,体育上算有几个健将的我班在学校无论是善名还是恶名都有一长串。瑕多掩瑜,结果是临毕业时没有一位老师能胜任我们的班主任,于是学校请先生出山做我们的头儿。记得瞎扯伊始,先生的第一件事是组织我们参加前两年被我们罢赛的·歌咏赛。开始练习了,队伍却稀稀拉拉参差不齐围成一团。先生举手拍了拍集中在后脑勺的几根头发缓缓发了言: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焉:过之,人皆见之;更之,人皆仰之。待懵懂的我们理解了句意时,队伍也由低到高整整齐齐昴首挺胸,如一群野马被牧人握住了缰绳将驰聘于沙场。往下,先生便领着我们练唱,并用手臂和着旋律的节奏有力地上下翻飞,于是我们的歌唱声振屋梁气冲宵汉。当我们端着歌咏赛鲜红的大奖状齐唰唰地向先生鞠躬时,先生双手抱拳面皮皱出笑意,第一次不惜珠玑地用语如泼:同喜同喜……大家同喜……大家同喜

    临毕业的时候,我们生拉硬拽先生去舞场。先生说:扭着表情复杂的屁股做全方位运动的迪斯科这种活计,我干不了。于是,右手平放胸前半握拳作抚腰状,左手向左自然伸出摊开五指作握手状,迈开双腿,先生一个人在空气十分浑浊噪音严重超标的舞池里跳起了优雅浪漫的华尔兹,众舞客瞠目结舌嘘声唏气便势在必然,但先生仍是万般投入地翩翩舞动,如入无人之境,大有脱凡俗之气。当众人终于敛声屏息全神贯注时,我也终于领悟到先生独有的一种非凡气质。

    六年了,平生不得志而一脸苦相的我,只要一想起谭先生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嘴角便会不自觉地微微上翘,我想那应该是一种笑的形状。就将这千金难买的笑的形状作为菲薄的礼品遥寄我那聪明绝顶和超凡脱俗的谭先生。

     

    [原载:《泸州文艺》2006年第2]

     

     

    ==========================================

     

     

    三月的夜雨

     

    [四川省泸县一中]罗顺涛

     

           没有风声

           三月的夜雨偷偷地哭

           哭古老的农田

           哭新播的稻谷

     

           没有星光

           三月的夜雨在荒野里迷路

           找脱贫的小径

           找打工的前途

     

           没有人语

           三月的夜雨在路灯下

           想天地的秤杆

           想城乡的对话

     

           江南的大地

           睡得挺沉

           在枯瘦的泪光中

           唯有这三月的夜雨

           淅淅沥沥

           淅淅   沥沥

     

     

    [原载:《泸州文艺》2006年第3]

     

      

    ===============================================

     

     

    陕行诗抄(二首)

     

     

    〔四川省泸县一中〕周述舜

     

     

    观秦始皇兵马俑

     

    横扫六国

    堪称千古一帝

    生不平凡

    死不平凡

    似知华夏子孙多难

    暗布下千军万马

      号角吹响

     

     

    谒黄帝陵

     

    一棵古柏

    五千年沧桑

    仍枝干劲叶苍

    生机无限

    高指蓝天

    像一柄倚天长剑

    捍卫着炎黄子孙

    壮大繁衍

     

    [原载:《泸州文艺》2005年第3·4]

     

     

    ===============================================

     

     

    谒刘光第墓

     

    〔四川省泸县一中〕周述舜

     

    几许野花

    一方石碑

    模糊了字迹

    却模糊不了历史

    你三十七春

    红了戊戌风云

    似见变脸慈禧

    焚香哭跪万民

    你脚下沱江千里

    至今为你高歌不息

     

    [原载:《泸州文艺》2004年第4]

     

     

    ==============================================

     

     

    你走进时

     

    四川  周述舜

     

    你走进时

    我们一片荒地

    不用开垦

    地里的常青藤

    悄悄伸向你

     

    你走进时

    我是一片沙滩

    不要踌躇

    热吻着你

    串串足迹

     

    你走进时

    我已无影无踪

    别惆怅

    那梦

    正圆着你

     

     

    [原载:《龙眼树》诗歌报1993年第2]

    作者:不详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madamzebra.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
  • 1396彩票app
  • <th id="ukh70"><track id="ukh70"></track></th><span id="ukh70"><pre id="ukh70"></pre></span>
    <rp id="ukh70"></rp>

    余姚 | 珠海 | 湛江 | 清徐 | 醴陵 | 潜江 | 临猗 | 漳州 | 任丘 | 三亚 | 石河子 | 蓬莱 | 邹平 | 镇江 | 天门 | 慈溪 | 青州 | 平凉 | 丽水 | 百色 | 眉山 | 包头 | 锦州 | 亳州 | 昌都 | 瑞安 | 汕尾 | 广元 | 安徽合肥 | 西藏拉萨 | 毕节 | 牡丹江 | 滁州 | 曹县 | 玉环 | 河池 | 铜陵 | 永新 | 清远 | 伊春 | 仁怀 | 安顺 | 漯河 | 六盘水 | 双鸭山 | 海北 | 阳江 | 大理 | 遵义 | 河北石家庄 | 三亚 | 阿坝 | 德宏 | 郴州 | 忻州 | 东莞 | 万宁 | 焦作 | 汉川 | 济源 | 来宾 | 溧阳 | 南京 | 霍邱 | 朔州 | 燕郊 | 衢州 | 阳泉 | 石狮 | 简阳 | 白银 | 石河子 | 大丰 | 广安 | 台湾台湾 | 宁德 | 廊坊 | 邵阳 | 德清 | 灵宝 | 塔城 | 包头 | 巴音郭楞 | 兴化 | 宁德 | 白城 | 龙岩 | 遵义 | 温州 | 宣城 | 山南 | 淮南 | 来宾 | 大兴安岭 | 赣州 | 临沂 | 淮北 | 杞县 | 永新 | 临猗 | 高雄 | 松原 | 澄迈 | 山东青岛 | 沧州 | 大连 | 揭阳 | 任丘 | 昌吉 | 伊犁 | 湖南长沙 | 佛山 | 阿勒泰 | 长葛 | 河源 | 保定 | 文山 | 宜昌 | 汝州 | 长垣 | 海东 | 鄂州 | 大兴安岭 | 保定 | 台中 | 丹东 | 海拉尔 | 红河 | 宁波 | 靖江 | 铜仁 | 金华 | 滕州 | 孝感 | 伊春 | 包头 | 宜宾 | 台北 | 张家界 | 百色 | 营口 | 济南 | 张家界 | 日土 | 黑龙江哈尔滨 | 湖北武汉 | 台北 | 自贡 | 和田 | 南充 | 鸡西 | 天水 | 台湾台湾 | 芜湖 | 新疆乌鲁木齐 | 昭通 | 东阳 | 丹阳 | 神农架 | 岳阳 | 江门 | 通辽 | 巢湖 | 河南郑州 | 桐城 | 东阳 | 佳木斯 | 晋中 | 大兴安岭 | 南安 | 延安 | 佛山 | 喀什 | 邳州 | 兴化 | 图木舒克 | 五家渠 | 莱芜 | 绵阳 | 朔州 | 仙桃 | 澄迈 | 顺德 | 铜陵 | 许昌 | 抚顺 | 台中 | 桂林 | 定州 | 丽江 | 阿克苏 | 荆门 | 乳山 | 醴陵 | 漯河 | 黄山 | 安徽合肥 | 延边 | 七台河 | 五家渠 | 南充 | 台南 | 玉环 | 惠东 | 毕节 | 广饶 | 甘肃兰州 | 三明 | 博罗 | 巴音郭楞 | 库尔勒 | 鹤岗 | 株洲 | 甘孜 | 大庆 | 乳山 | 保亭 | 阳春 | 乌兰察布 | 长治 | 永州 | 徐州 | 昌吉 | 崇左 | 红河 | 新余 | 南阳 | 广饶 | 北海 | 山南 | 台北 | 临猗 | 琼中 | 白城 | 杞县 | 塔城 | 燕郊 | 寿光 | 阿克苏 | 巴音郭楞 | 毕节 | 绥化 | 山东青岛 | 渭南 | 玉溪 | 博尔塔拉 | 山东青岛 | 中山 | 三明 | 无锡 | 迁安市 | 上饶 | 顺德 | 石嘴山 | 绥化 | 凉山 | 明港 | 衡水 | 齐齐哈尔 | 本溪 | 丽水 | 迪庆 | 楚雄 | 雅安 | 湛江 | 鹤壁 | 宿迁 | 锡林郭勒 | 唐山 | 黄冈 | 绍兴 | 改则 | 阿拉尔 | 神农架 | 随州 | 乌海 | 迪庆 | 项城 | 延边 | 安顺 | 呼伦贝尔 | 台南 | 承德 | 绵阳 | 青州 | 黑河 | 天门 | 抚顺 | 丹阳 | 姜堰 | 吉安 | 新泰 | 伊犁 | 荆州 | 楚雄 | 陵水 | 宝鸡 | 荣成 | 朝阳 | 大理 | 包头 | 天门 | 平凉 | 蚌埠 | 咸阳 | 铜陵 | 明港 | 辽宁沈阳 | 玉环 | 日照 | 广西南宁 | 龙口 | 安阳 | 儋州 | 儋州 | 喀什 | 江西南昌 | 厦门 | 海丰 | 洛阳 | 徐州 | 丽水 | 贵州贵阳 | 明港 | 荆州 | 宜昌 | 日喀则 | 迪庆 | 单县 | 广汉 | 阳春 | 诸暨 | 云浮 | 常州 | 唐山 | 辽源 | 邢台 | 九江 | 沧州 | 扬中 | 鄂尔多斯 | 顺德 | 枣阳 | 那曲 | 吉林长春 | 红河 | 迁安市 | 枣庄 | 湖南长沙 | 永新 | 任丘 | 毕节 | 青州 | 天水 | 定安 | 济宁 | 保定 | 儋州 | 淮南 | 天门 | 日土 | 如东 | 佛山 | 茂名 | 怒江 | 金坛 | 辽阳 | 晋中 | 清远 | 东台 | 新疆乌鲁木齐 | 博尔塔拉 | 临沂 | 海东 | 章丘 | 基隆 | 连云港 | 烟台 | 任丘 | 武威 | 深圳 | 防城港 | 鹤岗 | 和田 | 五家渠 | 乐山 | 海宁 | 甘肃兰州 | 临沧 | 广州 | 靖江 | 咸阳 | 赤峰 | 邯郸 | 深圳 | 和田 | 盐城 | 兴安盟 | 仁怀 | 鄂州 | 齐齐哈尔 | 辽阳 | 遂宁 | 沛县 | 乳山 | 东台 | 秦皇岛 | 滨州 | 河北石家庄 | 双鸭山 | 海安 | 锦州 | 鹤壁 | 清远 | 南阳 | 泰兴 | 长垣 | 荆州 | 清徐 | 咸宁 | 焦作 | 武安 | 漯河 | 图木舒克 | 桂林 | 阳春 | 阿克苏 | 吴忠 | 延边 | 西双版纳 | 包头 | 黄南 | 萍乡 | 建湖 | 上饶 | 如皋 | 湖南长沙 | 如皋 | 安阳 | 阿坝 | 任丘 | 吉林 | 肇庆 | 马鞍山 | 玉溪 | 偃师 | 丽水 | 济源 | 辽阳 | 禹州 | 琼海 | 广安 | 河源 | 五家渠 | 馆陶 | 武安 | 淄博 | 淄博 | 贵港 | 昆山 | 益阳 | 本溪 | 焦作 | 赤峰 | 瑞安 | 嘉善 | 贵港 | 陵水 | 醴陵 | 涿州 | 张家界 | 黔东南 | 文山 | 高密 | 平顶山 | 陇南 | 嘉兴 | 益阳 | 石河子 | 中卫 | 靖江 | 天水 | 包头 | 许昌 | 扬州 | 三河 | 肥城 | 宜都 | 明港 | 黔西南 | 万宁 | 莱州 | 邹平 | 通化 | 广元 | 长兴 | 吕梁 | 莆田 | 禹州 | 霍邱 | 吴忠 | 安阳 | 黑河 | 永州 | 德宏 | 正定 | 宝鸡 | 梅州 | 汉中 | 宣城 | 海宁 | 天门 | 琼海 | 汕头 | 晋中 | 日照 | 新乡 | 沧州 | 吉林 | 株洲 | 文昌 | 库尔勒 | 东台 | 任丘 | 辽宁沈阳 | 山西太原 | 营口 | 黄南 | 开封 | 天水 | 辽源 | 株洲 | 台湾台湾 | 甘南 | 泰州 | 喀什 | 鹤岗 | 江西南昌 | 庆阳 | 盐城 | 武威 | 三明 | 黔南 | 正定 | 东营 | 河北石家庄 | 沧州 | 安徽合肥 | 山东青岛 | 高密 | 铜陵 | 淮南 | 莱芜 | 常州 | 五家渠 | 宣城 | 莆田 | 肇庆 | 包头 | 淮南 | 定西 | 松原 | 泗洪 | 梅州 | 金昌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和田 | 济南 | 永州 | 余姚 | 西藏拉萨 | 大丰 | 贺州 | 台山 | 阿拉尔 | 牡丹江 | 宣城 | 仙桃 | 泗阳 | 临海 | 六盘水 | 孝感 | 伊春 | 阜阳 | 佳木斯 | 东台 | 衡阳 | 本溪 | 临海 | 吉林长春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诸城 | 宣城 | 日喀则 | 马鞍山 | 营口 | 克拉玛依 | 黄南 | 高密 | 如皋 | 枣阳 | 寿光 | 黄山 | 韶关 | 白山 | 灌云 | 儋州 | 衡水 | 汉川 | 洛阳 | 宿迁 | 绍兴 | 任丘 | 正定 | 永新 | 眉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韶关 | 东莞 | 桂林 | 衡阳 | 启东 | 温岭 | 丹阳 | 博尔塔拉 | 四川成都 | 崇左 | 黄山 | 邢台 | 东台 | 陕西西安 | 荆州 | 海拉尔 | 铜陵 | 海南 | 铜仁 | 保定 | 邹城 | 天门 | 慈溪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营 | 三沙 | 东海 | 秦皇岛 | 克拉玛依 | 鹤壁 | 怒江 | 揭阳 | 伊犁 | 蚌埠 | 三河 | 本溪 | 大兴安岭 | 三亚 | 揭阳 | 赣州 | 诸城 | 玉林 | 高雄 | 昭通 | 清徐 | 鹤壁 | 阿拉尔 | 宿州 | 项城 | 临沧 | 垦利 | 百色 | 阿克苏 | 来宾 | 南京 | 大连 | 德宏 | 秦皇岛 | 张北 | 广安 | 常德 | 亳州 | 广西南宁 | 博罗 | 西藏拉萨 | 防城港 | 曲靖 | 鄢陵 | 嘉善 | 汉中 | 台南 | 莱芜 | 新泰 | 沭阳 | 澄迈 | 宿迁 | 连云港 | 台中 | 沭阳 | 鞍山 | 通辽 | 桓台 | 攀枝花 | 大连 | 鹤岗 | 黔南 | 普洱 | 南充 | 庄河 | 锦州 | 新泰 | 温州 | 大连 | 新泰 | 通化 | 林芝 | 牡丹江 | 玉环 | 新乡 | 保山 | 常州 | 荣成 | 遵义 | 海丰 | 德清 | 晋城 | 呼伦贝尔 | 五指山 | 寿光 | 甘肃兰州 | 义乌 | 绍兴 | 邯郸 | 乌兰察布 | 三河 | 盐城 | 三门峡 | 崇左 | 台中 | 柳州 | 广汉 | 莱州 | 六盘水 | 山东青岛 | 定安 | 明港 | 济源 | 临海 | 铜陵 | 三沙 | 淄博 | 伊犁 | 遵义 | 安岳 | 东莞 | 灵宝 | 余姚 | 蓬莱 | 宜昌 | 甘肃兰州 | 和田 | 泰兴 | 渭南 | 安吉 | 凉山 | 茂名 | 德阳 | 大兴安岭 | 肇庆 | 恩施 | 襄阳 | 邯郸 | 澄迈 | 昌都 | 白城 | 徐州 | 运城 | 莆田 | 定州 | 汉中 | 莒县 | 宜春 | 涿州 | 安吉 | 海西 | 曲靖 | 信阳 | 广西南宁 | 襄阳 | 桓台 | 博罗 | 阿拉善盟 | 唐山 | 湖州 | 昭通 | 江苏苏州 | 那曲 | 玉环 | 株洲 | 南阳 | 湘潭 | 琼海 | 东台 | 白沙 | 启东 | 渭南 | 滁州 | 海拉尔 | 安岳 | 广元 | 厦门 | 单县 | 绵阳 | 江西南昌 | 白城 | 博罗 | 宣城 | 万宁 | 临猗 | 淮安 | 蓬莱 | 梧州 | 威海 | 郴州 | 湛江 | 泗洪 | 吉林长春 | 焦作 | 新余 | 乌兰察布 | 临汾 | 广元 | 柳州 | 库尔勒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塔城 | 赵县 | 兴化 | 义乌 | 新乡 | 天水 | 库尔勒 | 张北 | 杞县 | 和田 | 百色 | 伊犁 | 衡水 | 通辽 | 河源 | 临沧 | 泗洪 | 湖南长沙 | 文昌 | 驻马店 | 贵州贵阳 | 中卫 | 滁州 | 延安 | 莱州 | 杞县 | 郴州 | 四川成都 | 迁安市 | 曲靖 | 荣成 | 锡林郭勒 | 五家渠 | 海门 | 昌吉 | 克拉玛依 | 阳江 | 曲靖 | 安岳 | 建湖 | 新余 | 十堰 | 台北 | 安庆 | 广汉 | 甘南 | 广汉 | 上饶 | 自贡 | 张北 | 垦利 | 台中 | 甘南 | 和县 | 吉林 | 钦州 | 清徐 | 钦州 | 厦门 | 厦门 | 博尔塔拉 | 龙岩 | 韶关 | 双鸭山 | 五指山 | 海宁 | 通辽 | 吕梁 | 广安 | 兴化 | 海西 | 垦利 | 梅州 | 张家口 | 六盘水 | 宜都 | 荆州 | 桐乡 | 南通 | 玉溪 | 松原 | 枣阳 | 溧阳 | 东营 | 葫芦岛 | 余姚 | 赵县 | 惠州 | 滕州 | 燕郊 | 德宏 | 海南海口 | 宝应县 | 松原 | 延边 | 吉林 | 葫芦岛 | 梅州 | 鞍山 | 伊犁 | 宜宾 | 果洛 | 阳泉 | 漯河 | 改则 | 普洱 | 常德 | 建湖 | 中山 | 慈溪 | 顺德 | 齐齐哈尔 | 牡丹江 | 浙江杭州 | 潜江 | 四川成都 | 大理 | 锡林郭勒 | 绵阳 | 安徽合肥 | 滨州 | 芜湖 | 平顶山 | 沛县 | 邹平 | 文昌 | 运城 | 怀化 | 邵阳 | 安吉 | 抚顺 | 三明 | 三亚 | 台州 | 嘉峪关 | 海西 | 喀什 | 荆州 | 兴化 | 马鞍山 | 深圳 | 仙桃 | 扬中 | 溧阳 | 固原 | 海西 | 宜宾 | 海宁 | 阳泉 | 辽源 | 神农架 | 巴中 | 广饶 | 湘潭 | 桂林 | 图木舒克 | 台南 | 高雄 | 南通 | 定安 | 内江 | 高雄 | 开封 | 许昌 | 宁夏银川 | 潍坊 | 诸暨 | 兴安盟 | 慈溪 | 宿迁 | 曲靖 | 中山 | 河池 | 醴陵 | 宝鸡 | 锡林郭勒 | 秦皇岛 | 中卫 | 伊犁 | 泰兴 | 衡水 | 张家界 | 邳州 | 扬州 | 塔城 | 七台河 | 百色 | 崇左 | 昭通 | 丽水 | 衢州 | 鞍山 | 平顶山 | 天长 | 垦利 | 甘孜 | 克拉玛依 | 晋江 | 四平 | 宁夏银川 | 乐山 | 大同 | 安顺 | 阿拉善盟 | 临汾 | 天门 | 五指山 | 长垣 | 莒县 | 泗洪 | 厦门 | 垦利 | 固原 | 仁怀 | 蚌埠 | 阜新 | 湖北武汉 | 新沂 | 库尔勒 | 长兴 | 朝阳 | 石嘴山 | 寿光 | 榆林 | 驻马店 | 荣成 | 昌吉 | 博尔塔拉 | 台州 | 遂宁 | 邵阳 | 金坛 | 梅州 | 宜昌 | 内江 | 本溪 | 温岭 | 广汉 | 益阳 | 梧州 | 白银 | 武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琼海 | 泸州 | 贵州贵阳 | 深圳 | 如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