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ukh70"><track id="ukh70"></track></th><span id="ukh70"><pre id="ukh70"></pre></span>
    <rp id="ukh70"></rp>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小說 >> 內容

    留云刀/四川瀘州市/楊宗霖

    時間:2019-10-10 13:44:02 點擊:

      核心提示:一 晚風吹動竹林,沙沙聲響,月光穿過竹葉縫隙,照在胡路生的刀匣上。他身穿青麻布長衫,眼睛亮得像黑夜的星光,望著竹林盡頭。 刀在等他,他在等人,她怎么還沒到呢? “云兒不會來了,你走吧!笔前追蛉,不是白云。 胡路生一愣,合掌行禮,問道:“白夫人,白云呢?” 白夫人道:“她病了! 心知白夫人托口阻攔...

     

      晚風吹動竹林,沙沙聲響,月光穿過竹葉縫隙,照在胡路生的刀匣上。他身穿青麻布長衫,眼睛亮得像黑夜的星光,望著竹林盡頭。

      刀在等他,他在等人,她怎么還沒到呢?

      “云兒不會來了,你走吧!笔前追蛉,不是白云。

      胡路生一愣,合掌行禮,問道:白夫人,白云呢?

      白夫人道:“她病了!

      心知白夫人托口阻攔,胡路生道:“白夫人,我們真心相愛,請夫人成全。我會保護她,不讓她受一點傷害。

      白夫人道:“保護?如今兵患連年,讓云兒和你一起受苦嗎?

      胡路生一時語塞,握著胸前的刀匣的系帶。刀匣,刀,想到他的刀,他的手得更緊,仿佛一下子有了精神和底氣。“我……”正欲開口。

      白夫人看穿他的心思,打斷道:“你是想說背上的‘寶刀’嗎?全縣父老鄉親,誰不知道胡屠戶的兒子每天背著他的‘寶刀’,寸不離身?”冷哼一聲,道:“誰不知道胡屠戶的兒子,也是殺豬賣肉的?‘寶刀’?他們都說是————!

      胡路生咬緊牙關,方臉嚼肌突起,心知自己家境貧寒,壓住怒火,道:“白夫人,我……”

      白夫人決然道:“我知道你愛云兒,云兒也愛你,除非你有一番作為,否則我是不會將云兒許配給你的。你走吧!

      白夫人走了,撇下他孤獨的影子,像一尊青銅雕塑矗立在風中,月光斜照,他的身影更長了。

     

     

      艷陽天,酒樓,白夫人家的白云酒樓。

      兩個穿灰色長衫的人走進來,他們是王二狗和他京城的表弟孫大強?匆姾飞,王二狗道:“喲!這不是小胡屠戶嗎?今天沒賣豬肉?我說怎么沒有聞到豬臭味兒呢?

      胡路生不接話,甚至沒有抬頭看一眼。刀匣放在桌上,手按在刀匣上。他在等白云,也等白夫人。

      胡路生沒理他,王二狗也不生氣,找張桌子坐下,道:“小二,來三斤牛肉,五斤連云紅!”

      王二狗道:“表弟,你不知道,現在沒有人吃豬肉啦!存欄的豬,無緣無故跪在豬圈里死了,聽說染上豬瘟,誰還買豬肉呢?

      孫大強道:“有瘟豬吃就不錯了!”左右瞧,湊過去,低聲道:“表哥,朝廷打了敗仗,皇帝都要跑了!”

      王二狗道:“還有這事?你可不要胡說,這話是要被殺頭的。

      孫大強道:“殺頭?皇帝老子的頭恐怕都快保不住了!這里是福地,外面兵荒馬亂,聽說皇帝要遷都,老百姓逃得更快,我不是來避難嗎?

      酒菜上桌,孫大強看著筷子上的牛肉,嘆道:“大禍要來了!這年頭,能填飽肚子就是福氣,鄉下可是連飯都吃不上了,哎……

      胡路生起身走進里屋,坐在不惹人注意的角落,獨自喝酒。

     

      王四爺提著鳥籠走進來,黃色鳥籠又高又大,像是刷了一層金子。緊跟著進來的是林三,他急忙用衣袖擦凳子,躬身道:“四爺,您這邊坐!

      王四爺又矮又胖,林三又高又瘦。王四爺是財主,林三是他的跟班,說話遞茶都是低頭彎腰,恨不得自己從娘胎出來就矮一截,這樣的話,自己不至于腰酸。

      王二狗看見王四爺,起身行禮道:“四爺,您來啦!

      王四爺“嗯”了一聲,算是打過招呼,端起茶碗,瞇眼問林三道:“三兒,交代的事情,怎么樣了?”

      林三道:“四爺,辦妥了,人馬上到!

      王四爺道:“現在兵荒馬亂,鄉下鬧蝗災,顆粒無收;人都要餓死了,還要二兩金子?

      林三道:“四爺,您放心,姑娘長得可漂亮了,陳公公保準喜歡,那皮膚白啊嫩啊,能擠出水來;那雙腳啊……”

      王四爺打斷道:“好了好了,我去接陳公公,你在這里著,盯緊點。

      恭送王四爺,林三坐下來,挺直身板,手一招,扯開嗓子,吼道:“小二!上酒!好酒好菜端上來!

      小二道:“林三哥,那酒是四……四爺存在店的。

      林三道:“四爺的就是我的,沒看見我和四爺的關系嗎?今天我和四爺有事要談,大事!”眼珠一轉,喝道:“還有大人物要來,耽誤四爺的大事,你擔得起嗎?少啰嗦,快去!

     

     

      赤腳女孩攙扶著婦人走進來。女孩十歲左右,長著很深的雙眼皮,黑眼珠轉動時,像有一股清泉流動,盈盈有光;婦人一瘸一拐,粗麻布衣服上滿是泥土,面皮發黃,頭發稀疏散亂?匆娏秩,婦人哆嗦著,低頭叫道:“三爺!

      林三學王四爺,端著茶,抿了一口,翹著二郎腿道:“來啦!”

      “媽媽,我餓!迸⒗死瓔D人的手。婦人看著自己的女兒,突然鼻子一酸,身子發軟,掩面哭泣道:“我的閨女兒啊……媽媽對不起你!”爬過去,跪下來,著林三的腿道:“三爺,你行行好吧?”女孩也跟著跪下來。

      放下茶杯,林三彎腰撫摸著婦人的頭,眼睛卻盯著女孩的胸脯,色瞇瞇道:“你瞧瞧,多俊的姑娘!這身段兒,摸起來肯定很滑吧。跟著陳公公,以后吃香喝辣的,我也算做善事。”轉頭對小二道:“小二,給她們幾個饅頭。

      酒樓安靜下來,客人們都望向他們。胡路生也看見了,手用力按在刀匣上,桌腳咯吱響動,仿佛承受不住力道,要斷了。

      女孩吃完一個饅頭,似想到什么,遞給婦人道:“媽媽,你吃。

      婦人道:小月吃,媽媽不餓,媽媽不餓。”對著林三,抽泣道:“三爺,你也說了,多好的姑娘啊,他們怎么才出二兩銀子?你給幫忙說說吧?

      林三道:“你別討價還價,身在福中不知福。賣到妓院去,三兩銀子,你賣嗎?跟著陳公公,是的福氣!

      婦人道:“可……可我就這么一個女兒,我的親閨女兒!我……”

      林三打斷道:“親女兒?你養的起嗎?”

      婦人哭的更厲害了,道:“我這不是沒辦法嗎?要不是他爹得了重病,沒錢買藥……死了!要是我還有飯吃,怎么舍得賣自己的女兒?!

      林三道:“我這不是給你找了個好人家嗎?”

      女孩嚶嚀哭泣,身子發抖,拉著婦人的衣袖,問道:“媽媽,要賣了小月嗎?小月不想離開媽媽。

      婦人看著自己的女兒,眼神空洞,兩行淚順著臉頰落下來;抱著女孩,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道:“我的女兒啊……我苦命的女兒啊……啊……”

      哭聲拉拉扯扯,起起伏伏,伴著抽泣哽咽,讓人心堵、落淚。整個酒樓的客人像是屏住了呼吸,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砰!胡路生怒不可遏,一拍桌子,正要起身。

     

     

      “誰在這里哭哭啼啼呀?

      陰陽怪氣的聲音。

      王四爺引著陳公公走進來,身后立著個身穿黃袍的帶刀侍衛,眼睛盯著胡路生。

      “誰又在這里逞英雄呀?”陳公公胡路生,哼道:“臭小子!”彎腰托起女孩的下巴,道:“嗯,不錯,值十兩金子!

      十兩金子?婦人呆望著林三,林三睜大眼睛,看向王四爺。

      王四爺假裝沒看見,喝道:“殺豬匠,還不快滾過來,給陳公公磕頭認錯?”

      “放開她!”只聽得“嗖”一聲,胡路生將刀匣一擺,桌上的筷子有如急箭離弦射出,刺進門柱,嗡嗡搖晃,像一釘子。

      帶刀侍衛應聲而動,擋在陳公公身前。刀橫在空中,抬手拔刀,刀鞘飛向胡路生。

    胡路生側身躲過去。

      客人鼠竄而逃,但沒有跑遠,圍在酒樓門外,探頭望向屋內。

      帶刀侍衛一個滑步連跳,像只螞蚱,眨眼之間,連人帶刀已到胡路生跟前。胡路生連退三步,抬腿一踢,長凳凌空飛過去,擋一刀,但人被逼到墻角。

      胡路生喃喃道:滑步前劈,張家翻合?有兩下子。

      兩刀落空,帶刀侍衛臉色十分難看,他可是大內侍衛,金科武狀元,瞪眼道:“你還不拔刀嗎?”

      胡路生手持刀匣,淡淡道:“誰都知道,我是殺豬賣肉的。我的刀,是用來殺豬的。

      侍衛的臉色更難看了,雙手握刀,劈砍過來。

      胡路生不急不慢,腳掌在墻壁一蹬,凌空翻身,借力越過帶刀侍衛的頭頂,像猴子翻跟頭。空中傳來胡路生的聲音:“你不是豬,他是!甭湓侍衛身后,立定,道:“你家主人是一頭母豬。你頂多算條狗,走狗的狗!”

      陳公公在門口,像發瘋的潑婦,抓狂道:“殺了他!”

      酒樓外人頭攢動,圍得密不透風。“那不是胡屠戶的兒子嗎?”“真英雄!是條漢子!”“唉,英雄好漢又怎樣?得罪了官府,小命怕是不保了!

      侍衛右腳退步,左右揮刀,虛空中畫著“十”字。

      陳公公對王四爺道:嘿嘿,飛合式,張家翻合刀的絕招!轉頭對胡路生道:“臭小子,你不是要逞英雄嗎?”陳公公抓住女孩的手一拉,把女孩環抱在懷里,揉搓著女孩的胸脯。胸脯隨著手掌左右來回擠壓,變了形。陳公公譏諷道:好軟好滑啊……來英雄救美?來啊,來救她啊!哈哈哈……”

      胡路生喝道:“閹人!放開她!”欲奔去相救,侍衛的刀已砍過來,迅猛如雷,帶著刀風。

      胡路生分心救人,躲閃不及,忙將刀匣格擋。咔嚓聲,刀匣碎散空中。“嗡嗡嗡……”刀聲回蕩,青光一閃,侍衛遮手護眼,急忙后退。

      黑色刀柄,青色刀身,透著一股冰冷,讓人冷顫。刀柄在掌心打轉,刀尖虛空旋轉,呼呼直響,如一輪青色的圓月。

      陳公公松開女孩,退到屋角,林三早跑了。

      侍衛驚道:“這……”話未出口,青刀已到胸前。

      侍衛提刀格擋,哐當一聲,刀刃缺口。驚訝間,只見青刀橫削,刀鋒一轉,胡路生朝前跨步,抬腿踢去,正中在侍衛胸口。侍衛像顆大石頭,砸中酒桌,剎那間酒菜、桌子、凳子全碎了。

      侍衛仰躺在酒菜上,嘴角流出鮮血,定睛看時,自己的刀已被橫著削掉半截;想掙扎著站起來,傷勢太重,又躺了回去。捂住胸口咳嗽,問道:“這是什么刀?”

      胡路生看著手中的刀,淡淡道:“留云刀!

      “留云刀?”侍衛點,嘆道:“好刀,好快的刀。

      陳公公躲在角落,藏在王四爺身后,探頭求饒道:“大俠饒命!大俠饒命!”

      胡路生狠狠瞪著,眼神像兩柄發光的利劍,刺向陳公公。他真想手起刀落,一刀宰了他,剁碎,喂狗!可是……他牙關緊咬,牙齒咯吱聲響,快咬碎了。抬刀指著陳公公,喝道:閹人!金子呢?

      “全……全都在這里!标惞顫抖著摸出金子,放在桌上,急忙回去;地上一灘水跡,他們竟已嚇尿了。

      婦人蜷縮在大門外,抱著女孩。女孩有點害怕,偷偷的看著胡路生。

      胡路生走過去,將金子遞給婦人,道:“拿著,走。心知婦人的擔憂,恐有追兵,仰頭大聲道:走!我送你們回鄉下!

      人群自覺讓出一條道,胡路生帶著母女二人,出城后折路向南,奔另一個方向去了。

     

     

      自此,江湖有了胡路生的傳說。中原七十二鎮,誰不知道留云刀?誰敢再提殺豬刀,非得被口水淹死!鄉親們樂意稱道胡路生的故事七十二路留云刀,什么虛空流云式,刀氣隔空震破鳥籠,王四爺嚇得尿褲子……有好事者去問真假,王四爺不吭聲,有時候不耐煩了,罵道:“陳公公屁都不敢放一個,你問我?有本事去問陳公公!”一來二去,胡路生和他的留云刀,在白云酒樓文人俠士的把酒言歡中,傳沸沸揚揚。但世人皆知留云刀,誰也不知道胡路生在哪里?他們——胡路生和流云刀——去了哪里呢?

     

      穿過后山竹林,有一條岔路,靠右下坡,胡路生來到江邊。他站在夜色之中,月光在留云刀上,泛著青芒。

      風林動,夜難靜,江面風帆飄蕩,白霧繚繞。

      他在等她,她會來嗎?

     

    完。2019年9月7日。

    作者:楊宗霖 錄入:楊宗霖 來源:原創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madamzebra.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1396彩票app
  • <th id="ukh70"><track id="ukh70"></track></th><span id="ukh70"><pre id="ukh70"></pre></span>
    <rp id="ukh70"></rp>

    吕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汕头 | 广元 | 广饶 | 宁夏银川 | 义乌 | 和县 | 绥化 | 南充 | 大庆 | 黑龙江哈尔滨 | 单县 | 启东 | 青海西宁 | 象山 | 曹县 | 巢湖 | 孝感 | 南京 | 海东 | 厦门 | 南京 | 通化 | 阿拉尔 | 泗洪 | 吉安 | 张掖 | 红河 | 金华 | 白山 | 遵义 | 大同 | 贵州贵阳 | 普洱 | 钦州 | 铜仁 | 孝感 | 玉林 | 和田 | 长垣 | 保定 | 黄石 | 阳江 | 南平 | 宣城 | 凉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澳门澳门 | 延边 | 明港 | 桂林 | 塔城 | 濮阳 | 景德镇 | 娄底 | 晋中 | 海南 | 醴陵 | 通化 | 如皋 | 灵宝 | 白山 | 巢湖 | 怒江 | 镇江 | 吉林长春 | 信阳 | 深圳 | 普洱 | 喀什 | 河北石家庄 | 河北石家庄 | 厦门 | 常德 | 定安 | 正定 | 鹰潭 | 高密 | 阿克苏 | 章丘 | 广汉 | 灌南 | 洛阳 | 陇南 | 甘南 | 滕州 | 陇南 | 大庆 | 梧州 | 公主岭 | 宁波 | 连云港 | 溧阳 | 上饶 | 六盘水 | 基隆 | 南通 | 吉林 | 顺德 | 北海 | 吕梁 | 馆陶 | 包头 | 忻州 | 吉林 | 海东 | 滁州 | 绥化 | 海安 | 仁怀 | 福建福州 | 通化 | 神农架 | 固原 | 辽源 | 顺德 | 辽阳 | 铜川 | 新余 | 寿光 | 涿州 | 齐齐哈尔 | 深圳 | 灵宝 | 海西 | 喀什 | 和县 | 常德 | 固原 | 巴音郭楞 | 象山 | 石嘴山 | 商丘 | 济南 | 齐齐哈尔 | 寿光 | 禹州 | 台湾台湾 | 龙岩 | 禹州 | 赵县 | 伊犁 | 临夏 | 甘孜 | 岳阳 | 博尔塔拉 | 淮安 | 百色 | 大兴安岭 | 临猗 | 金华 | 忻州 | 潜江 | 湛江 | 大理 | 莆田 | 牡丹江 | 霍邱 | 新疆乌鲁木齐 | 邯郸 | 喀什 | 赵县 | 眉山 | 鹰潭 | 临海 | 偃师 | 克拉玛依 | 黄山 | 菏泽 | 大丰 | 任丘 | 巴音郭楞 | 阿拉善盟 | 菏泽 | 肥城 | 宁波 | 延安 | 汕头 | 台州 | 七台河 | 马鞍山 | 揭阳 | 武夷山 | 巴彦淖尔市 | 大庆 | 五家渠 | 南充 | 余姚 | 邳州 | 湘西 | 南安 | 如皋 | 日土 | 如皋 | 铜川 | 滁州 | 衡水 | 海拉尔 | 明港 | 三河 | 吉林 | 琼海 | 长葛 | 牡丹江 | 湖北武汉 | 锡林郭勒 | 鹤岗 | 博尔塔拉 | 黔西南 | 包头 | 宜春 | 秦皇岛 | 宿州 | 琼海 | 芜湖 | 商丘 | 吉林 | 公主岭 | 四川成都 | 莱芜 | 台北 | 黑河 | 包头 | 包头 | 宁夏银川 | 百色 | 伊犁 | 宜宾 | 遂宁 | 景德镇 | 龙口 | 广汉 | 孝感 | 宁国 | 台南 | 台北 | 喀什 | 忻州 | 崇左 | 醴陵 | 阿拉尔 | 兴安盟 | 抚顺 | 馆陶 | 通辽 | 潍坊 | 张家界 | 曲靖 | 松原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莱州 | 鞍山 | 西藏拉萨 | 吉林 | 来宾 | 延边 | 台湾台湾 | 仙桃 | 象山 | 鄢陵 | 湘潭 | 图木舒克 | 吐鲁番 | 宝应县 | 泗洪 | 鹤壁 | 定安 | 江苏苏州 | 阳江 | 枣庄 | 深圳 | 朝阳 | 温州 | 德州 | 厦门 | 巴彦淖尔市 | 揭阳 | 西藏拉萨 | 安吉 | 金坛 | 锡林郭勒 | 邳州 | 黔南 | 章丘 | 泰安 | 溧阳 | 日土 | 防城港 | 林芝 | 福建福州 | 承德 | 三沙 | 阿拉善盟 | 兴安盟 | 榆林 | 临沧 | 长垣 | 克拉玛依 | 三亚 | 宿州 | 晋城 | 神木 | 宁夏银川 | 临猗 | 鸡西 | 咸宁 | 芜湖 | 牡丹江 | 伊犁 | 河北石家庄 | 大庆 | 海拉尔 | 海门 | 牡丹江 | 温岭 | 张北 | 怀化 | 临汾 | 泰州 | 黄山 | 景德镇 | 鞍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芜湖 | 神农架 | 安康 | 山东青岛 | 琼中 | 丹东 | 苍南 | 湖北武汉 | 临沧 | 盐城 | 琼中 | 仁寿 | 甘南 | 镇江 | 芜湖 | 无锡 | 济源 | 宜宾 | 神木 | 灌云 | 德清 | 琼海 | 邹平 | 阿拉尔 | 黄南 | 福建福州 | 赤峰 | 毕节 | 宜春 | 克拉玛依 | 库尔勒 | 昌吉 | 陵水 | 琼海 | 高密 | 湖南长沙 | 周口 | 三沙 | 昌吉 | 济源 | 贵港 | 基隆 | 灌云 | 三亚 | 沧州 | 广元 | 简阳 | 喀什 | 乌兰察布 | 西藏拉萨 | 鞍山 | 莒县 | 洛阳 | 潜江 | 鄢陵 | 肥城 | 张掖 | 海门 | 防城港 | 文山 | 广州 | 乌海 | 丹东 | 禹州 | 上饶 | 大理 | 绥化 | 馆陶 | 辽源 | 瓦房店 | 包头 | 泸州 | 新余 | 迪庆 | 潮州 | 大连 | 台州 | 晋中 | 东阳 | 海门 | 台北 | 日土 | 惠州 | 清徐 | 包头 | 珠海 | 定安 | 四川成都 | 甘肃兰州 | 嘉兴 | 雄安新区 | 洛阳 | 昌吉 | 灌云 | 章丘 | 怒江 | 包头 | 漯河 | 莆田 | 忻州 | 泸州 | 宝应县 | 绥化 | 鹤壁 | 雄安新区 | 三沙 | 三河 | 如皋 | 梧州 | 通辽 | 连云港 | 余姚 | 资阳 | 甘肃兰州 | 六盘水 | 陕西西安 | 泉州 | 连云港 | 白银 | 吐鲁番 | 潜江 | 阳春 | 榆林 | 塔城 | 四川成都 | 三沙 | 吕梁 | 晋中 | 唐山 | 神农架 | 威海 | 宜春 | 黔南 | 内江 | 自贡 | 安阳 | 博尔塔拉 | 许昌 | 河南郑州 | 惠东 | 昭通 | 广安 | 清徐 | 南京 | 南通 | 果洛 | 公主岭 | 德阳 | 辽源 | 荆州 | 三亚 | 仁寿 | 玉树 | 蓬莱 | 呼伦贝尔 | 牡丹江 | 高密 | 如东 | 黑河 | 渭南 | 杞县 | 芜湖 | 香港香港 | 天水 | 昌吉 | 平潭 | 黔西南 | 偃师 | 巴彦淖尔市 | 滨州 | 昌吉 | 乌兰察布 | 广汉 | 百色 | 湖南长沙 | 台湾台湾 | 汉中 | 上饶 | 锦州 | 玉溪 | 张北 | 云浮 | 乐清 | 济宁 | 萍乡 | 基隆 | 简阳 | 菏泽 | 包头 | 嘉兴 | 琼海 | 南京 | 莒县 | 忻州 | 固原 | 长葛 | 汉中 | 广饶 | 寿光 | 通化 | 铁岭 | 乐平 | 那曲 | 定西 | 晋城 | 克拉玛依 | 平凉 | 鄂尔多斯 | 赣州 | 黄石 | 日照 | 西藏拉萨 | 临海 | 天水 | 济宁 | 柳州 | 黄石 | 梧州 | 锡林郭勒 | 梅州 | 德清 | 玉树 | 大同 | 慈溪 | 九江 | 大庆 | 宝应县 | 伊犁 | 河池 | 大丰 | 安康 | 巢湖 | 巴彦淖尔市 | 九江 | 泸州 | 建湖 | 山南 | 果洛 | 保亭 | 吉林长春 | 姜堰 | 昌都 | 锡林郭勒 | 九江 | 辽宁沈阳 | 神农架 | 台南 | 北海 | 固原 | 云南昆明 | 大连 | 株洲 | 玉林 | 曲靖 | 鹰潭 | 临海 | 汝州 | 高雄 | 琼中 | 果洛 | 雅安 | 吕梁 | 延边 | 陵水 | 安顺 | 南安 | 辽源 | 章丘 | 日土 | 章丘 | 锡林郭勒 | 安顺 | 邹平 | 淮南 | 陵水 | 广西南宁 | 昌吉 | 广元 | 保亭 | 宁国 | 吉林长春 | 凉山 | 邹平 | 怒江 | 曲靖 | 红河 | 桐城 | 宿迁 | 达州 | 姜堰 | 普洱 | 内江 | 河北石家庄 | 玉林 | 厦门 | 中卫 | 江西南昌 | 汉川 | 开封 | 台州 | 巴彦淖尔市 | 运城 | 承德 | 六盘水 | 湘潭 | 台山 | 韶关 | 贵州贵阳 | 伊犁 | 广汉 | 吴忠 | 桐城 | 德清 | 云南昆明 | 佛山 | 承德 | 来宾 | 铜陵 | 北海 | 莱芜 | 山东青岛 | 齐齐哈尔 | 天水 | 台湾台湾 | 澳门澳门 | 西双版纳 | 三门峡 | 吉林 | 阿克苏 | 汕头 | 黔西南 | 临海 | 镇江 | 辽宁沈阳 | 海南海口 | 台山 | 台湾台湾 | 河源 | 盘锦 | 焦作 | 海丰 | 襄阳 | 丹东 | 台湾台湾 | 青海西宁 | 大兴安岭 | 金昌 | 安岳 | 吴忠 | 汉川 | 保亭 | 德清 | 大兴安岭 | 陵水 | 玉树 | 资阳 | 东方 | 长葛 | 台山 | 燕郊 | 三沙 | 贵港 | 白山 | 陇南 | 朔州 | 芜湖 | 曲靖 | 锡林郭勒 | 广饶 | 扬中 | 南平 | 邢台 | 济宁 | 自贡 | 阳春 | 雅安 | 阿拉尔 | 邳州 | 庆阳 | 吉安 | 海西 | 阳江 | 灌云 | 天门 | 江门 | 九江 | 自贡 | 定州 | 娄底 | 湛江 | 西藏拉萨 | 泗阳 | 辽源 | 崇左 | 宜都 | 南安 | 邹平 | 惠州 | 甘孜 | 天长 | 菏泽 | 襄阳 | 库尔勒 | 五指山 | 霍邱 | 桐城 | 迁安市 | 鄂尔多斯 | 陕西西安 | 鄂尔多斯 | 宿州 | 淮南 | 德州 | 钦州 | 垦利 | 巴彦淖尔市 | 三亚 | 丹阳 | 广州 | 海安 | 四川成都 | 平凉 | 张家界 | 平凉 | 抚顺 | 山南 | 怒江 | 鄢陵 | 三河 | 防城港 | 余姚 | 靖江 | 广汉 | 盐城 | 齐齐哈尔 | 蚌埠 | 临猗 | 潍坊 | 金昌 | 曹县 | 如东 | 宿迁 | 儋州 | 宜昌 | 镇江 | 茂名 | 鹤岗 | 伊犁 | 六安 | 抚顺 | 烟台 | 桐乡 | 汉中 | 简阳 | 德宏 | 溧阳 | 驻马店 | 玉溪 | 亳州 | 海东 | 新疆乌鲁木齐 | 荆门 | 仁怀 | 海门 | 辽阳 | 吉安 | 济南 | 伊犁 | 秦皇岛 | 博尔塔拉 | 临夏 | 改则 | 晋江 | 朝阳 | 乌兰察布 | 如东 | 牡丹江 | 中卫 | 辽源 | 安徽合肥 | 陕西西安 | 眉山 | 汉川 | 海南 | 锡林郭勒 | 黄南 | 简阳 | 益阳 | 安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宁国 | 赵县 | 贺州 | 长兴 | 博罗 | 西藏拉萨 | 东营 | 平潭 | 河北石家庄 | 韶关 | 河源 | 威海 | 香港香港 | 白城 | 三亚 | 瑞安 | 霍邱 | 梅州 | 雅安 | 广西南宁 | 山南 | 迪庆 | 营口 | 安庆 | 金昌 | 文昌 | 洛阳 | 汕尾 | 晋中 | 六盘水 | 武威 | 漯河 | 恩施 | 阿勒泰 | 塔城 | 博尔塔拉 | 潍坊 | 永州 | 扬中 | 琼中 | 大理 | 宝应县 | 保亭 | 乌兰察布 | 扬中 | 新泰 | 镇江 | 玉林 | 天水 | 南安 | 石河子 | 河南郑州 | 单县 | 琼中 | 遵义 | 肥城 | 赣州 | 伊春 | 雅安 | 铁岭 | 惠州 | 淮安 | 台湾台湾 | 黑河 | 柳州 | 白银 | 玉树 | 镇江 | 克拉玛依 | 洛阳 | 马鞍山 | 锡林郭勒 | 定州 | 惠东 | 山东青岛 | 三河 | 三亚 | 佛山 | 文昌 | 温州 | 自贡 | 阿拉尔 | 平凉 | 延安 | 乐山 | 安岳 | 绵阳 | 迁安市 | 澄迈 | 济宁 | 南通 | 兴化 | 石狮 | 三河 | 万宁 | 黄石 | 德清 | 蓬莱 | 大连 | 吉林 | 东莞 | 咸宁 | 苍南 | 诸城 | 新余 | 惠东 | 安吉 | 深圳 | 阿克苏 | 鄂尔多斯 | 丽江 | 酒泉 | 铜川 | 黄石 | 甘肃兰州 | 宜宾 | 泰安 | 济源 | 桐城 | 朝阳 | 淮安 | 大丰 | 和县 | 白银 | 慈溪 | 黔南 | 赤峰 | 神木 | 海拉尔 | 自贡 | 崇左 | 绵阳 | 雅安 | 石狮 | 江门 | 嘉兴 | 铜陵 | 廊坊 | 深圳 | 塔城 | 滁州 | 广安 | 邹平 | 清徐 | 燕郊 | 河源 | 贵港 | 泸州 | 上饶 | 滨州 | 日喀则 | 临沂 | 台州 | 巴彦淖尔市 | 青海西宁 | 岳阳 | 文山 | 雄安新区 | 临沧 | 晋江 | 吴忠 | 锦州 | 那曲 | 丹东 | 六盘水 | 定安 | 肇庆 | 福建福州 | 宁波 | 迪庆 | 永新 | 蚌埠 | 乌兰察布 | 淮南 | 新余 | 大庆 | 东方 | 玉林 | 瓦房店 | 宁德 | 招远 | 平凉 | 许昌 | 醴陵 | 库尔勒 | 桂林 | 吴忠 | 万宁 | 宜宾 | 溧阳 | 垦利 | 随州 | 呼伦贝尔 | 梅州 | 天门 | 常州 | 河南郑州 | 泰州 | 三明 | 宝鸡 | 聊城 | 益阳 | 廊坊 | 常德 | 德清 | 姜堰 | 汉中 | 文昌 | 云浮 | 龙口 | 青海西宁 | 雅安 | 霍邱 | 广饶 | 邯郸 | 淮南 | 泰安 | 海南 | 抚顺 | 海拉尔 | 平潭 | 瑞安 | 喀什 | 仁寿 | 柳州 | 洛阳 | 日喀则 | 铜川 | 陵水 | 灵宝 | 百色 | 汉中 | 云浮 | 沧州 | 宁国 | 日喀则 | 荆门 | 儋州 | 陕西西安 | 绵阳 | 绥化 | 柳州 | 图木舒克 | 山东青岛 | 广州 | 六安 | 陇南 | 锡林郭勒 | 项城 | 三河 | 嘉善 | 阳江 | 东阳 | 随州 | 寿光 | 顺德 | 柳州 | 乐清 | 衡阳 | 惠东 | 河南郑州 | 兴化 | 醴陵 | 文昌 | 永新 | 东台 |